“为了你这点破事,你还要惊动太子?”

谢蓁已经豁出去了,“我已经豁出去了。”

“去告诉太子殿下,我哥哥失踪,他若是不把我哥哥找到送过来,谢无双就会少一只手臂!”

不管到底是谁下的手,她都拿住谢无双

去要挟。

谢夫人大怒,“你简直是厚颜无耻,太子殿下和你哥哥失踪又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就是,我说谢蓁你可不要像疯狗一样,逮着人就乱咬。”

四夫人也出来补刀。

谢满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来,在人群中为谢蓁辩驳。

“四婶,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你说蓁蓁是疯狗?那我们是什么?祖母又是什么?”

“我这不是……打个比喻吗?”四夫人脸色一僵,忍不住剜了一眼谢满愿。

这个死丫头,就知道为谢蓁说话,也不知道谢蓁给了她什么好处。

谢蓁挟持了谢无双,冷眼扫过众人,“你都给我闭嘴。”

“现在,我开始计算时间,要是一炷香之内太子没有把我的哥哥交出来,就别怪我对谢无双动手了。”

“你大胆。”谢夫人心脏疼。

这又关太子什么事?

太子和这事也没关系,谢蓁居然要挟了无双,让太子为她办事。

这要是闹到帝后面前,谢蓁有一百个头都不够砍的。

“一。”

“二。”

谢蓁已经开始数数了,后背的伤口还是有些疼,但是她的背脊依旧很挺拔。

“快去找太子殿下。”谢夫人担心谢无双,“你们快点去。”

现在能够摆平谢蓁的就只有太子了,她们怎么都是要去找的。

谢蓁狂肆一笑,“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。”

“你讲点道理,不许再伤害无双,我已经让人去请太子了。”

谢夫人还是很担心。

她真心的把谢无双当成了她的心肝,生怕谢蓁手里的匕首伤到了谢无双。

“**理?”谢蓁冷道,“我以前和你**理的时候你不听,现在你要我**理?”

“你以为你是谁?我就是一个没道理的人,我的哥哥受任何的伤,我都会算在这个女人的头上!”

谢夫人差点没被气死。

不**理。

这个谢蓁不**理,还说得这么理所当然?

“你们与其在这里和我废话,不如早点去把太子找来。”

谢蓁顿了顿,目光收回,看向面前的谢无双。

她只能看到谢无双雪白的颈部。

“谢无双,我再问你一遍,顾怀生在哪里?”

“我……不知道!”谢无双咬死不松口。

她就是要顾怀生死。

至于她的毒,应该还能撑一会的。

她必须要铲除顾怀生,顾怀生一来京城,她的日子就不会安生了。

再坚持一会,顾怀生就死了!

顾怀生一个不会武功的书呆子,是不会死里逃生的。

她今晚注定会赢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