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又是一愣。

他为什么知道她在心里骂他?

虽然是被看出来了,可这谢蓁是万万不能承认的。

“王爷,你怎么能这么猜测我呢?我在你心中便是那样的人吗?”

谢蓁故意装柔弱无辜。

南宫胤看了直摇头,“你学得不像。”

“本王劝王妃你也不要学什么柔弱了,你照照镜子,你浑身上下哪里和柔弱两个字沾边呢?”

谢蓁气得想锤他。

她和柔弱不沾边?

意思就是她是男人婆了?

好啊,南宫胤的杀伤力还很强啊。

“王爷你误会了,其实我在你面前一直很柔弱,那是因为……”她狡黠一笑,“你值得臣妾依靠。”

“打住。”南宫胤很反感。

“你不用再说了,本王还是习惯更正常的你。”

谢蓁脸上的笑容僵住,近乎无奈,“那你是觉得我现在不正常了?”

“你现在才知道你现在很不正常么?”他呛声回去。

她有那么明显吗?她不过是要讨好他而已。

可这个男人似乎很难讨好啊!那怎么办,要让他松口答应和许韶光见面,那不是难于登天了?

“只要王爷你高兴,不管你怎么说我,我都不会生气的。”谢蓁表示自己很贤淑,“王爷就是天,说什么都是对的,不对只有是我。”

“编。”

他黝黑的眼眸望着她,冷光扫过她脸颊的每一寸肌肤。

“你继续编。”

谢蓁低头,握拳。

他不该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吧?

她举手准备发誓。

“王爷,我发誓,我所说的话句句都是真的。”

“王爷在我心中是最好的……夫君,所以王爷你一定会答应我的一点小要求的对不对?”

“我发誓,如果我说谎,就让我天打五雷轰——”

“轰隆!”

阴沉沉的天空突然炸开一声惊雷。

谢蓁被这一道雷都给劈傻了。

老天爷要不要这么狠?能不能等她把誓发完了?

这叫什么意思?

南宫胤唇边含笑,神色愉悦的欣赏谢蓁的窘迫。

“爱妃,打雷了。”他‘好心’提点她。

谢蓁现在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
谢蓁还打算和他冷磨硬泡一阵子,厅外有下人走来。

“启禀王爷,瑶光夫人重病多日,夫人请王爷前去见最后一面。”

来请南宫胤前去的是红衣,那个丫鬟之前在谢蓁面前别提有多嚣张,但是对瑶光却忠心耿耿。

一说到最后一面,红衣通红的眼睛里立刻就要流泪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南宫胤的语气很平稳,没有一丝波澜。

谢蓁则是惊得坐了起来,“最后一面?这么严重?”

“难不成王妃娘娘还以为我们夫人是装病的不成吗?”红衣忿忿不平。

谢蓁摸了摸鼻子,“本王妃可没这么说。”

不过,她怎么不知道瑶光病重了?

说来也是,这些天她都关着门研究自己的芯片,怎么会在乎王府里其他的事情。

瑶光已经很久没出来作妖了。

可她看瑶光的身体也不像是重病之人啊,什么病?半个月就要人性命?

“请大夫看了么?”南宫胤端着茶杯,里面的茶水已经没了。

他有一下没一下转动着茶杯,神色复杂。

红衣双膝跪地,“请了大夫,大夫说……夫人这是绝命之相。”

“还请王爷亲自去看一看,就看在我们夫人这么多年为王府……”

“带路吧。”

南宫胤打断了红衣的话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