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公公是文帝身边的老人了,一看文帝今日龙颜震怒,连忙跪了下去。

“皇上息怒啊。”

御书房内的宫人都跪了黑压压的一地。

文帝的脸上尽是冷酷,“息怒?你要朕如何息怒!”

“朕的父皇,从来就不信朕,你们……”

他怒极之下,一把将桌子上的奏折全部挥下去。

顿时,奏折落了一地。

满宫的宫人低头跪着,大气都不敢出。

他真是暴君么?

这么多人都怕他,惧他!

自从他登基做了皇帝,他到今天才发觉,他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。

父子?

何为父子?

太上皇偏心老四,他的结发之妻,一心只有许家满门的荣耀。

他的儿子……

最疼爱的儿子,恨他。

帝王路太远,太高,而高处不胜寒啊。

“皇上,快喝口茶休息一下。”宁公公战战兢兢的爬起来,连忙给文帝端茶。

文帝似是冷静下来了,慢慢地坐在椅子上。

他的手接过茶杯,轻轻的揭开盖子。

茶香袭来,他心中的怒火因为那缭绕的热气愈发的浓烈。

以至于他端着茶杯的手都在颤抖。

“朕真的不明白。”

“为什么朕已经做到这样的地步了,太上皇还是不信朕。”

“他们到底在怕什么?!”

怕他大权在握,残害自己的亲兄弟吗?

还是怕他无法治理这盛世天下?

宁公公诚惶诚恐,“皇上,或许是太上皇只是有难言之隐,您不如……”

“您若是要调节和太上皇太后的关系,不如召寒王回京吧。”

闻言,文帝的呼吸都停顿了几秒钟。

“召他回来?”

“不是朕让他去的,是他自己要去,他镇守边疆掌握兵权,就是为了和朕对抗。”

“朕要是召他回来……”

老四也不会回来,军中大将会京城,势必是要交出兵权的。

老四不愿,所以甘愿镇守边疆。

他们一个一个的,说得比唱得都好听,为他镇守边疆?表示忠心?分明是老四自己的私心,留在边疆就是为了掌握兵权和他做对。

“好,朕这就下旨让他回来!”

“朕倒要看看他,这一次是不是还不肯交出兵权!”

这是他给老四的最后一次机会,老四如果依旧不肯交出兵权留在京城,那么,他除掉许家之后……

下一个,就是寒王府。

“皇上英明。”宁公公高呼。

文帝脸色不好看,“你去传禁卫军统领谢天羽过来,朕要让他办点事。”

“老奴这就去。”

文帝浅饮一口茶,神色耐人寻味。

谢天羽是谢家新一辈里的佼佼者,是他亲自提拔起来的武状元。

整个皇宫的安全都交到了谢天羽手里!

谢家也是武将家族,但谢将军为人古板,既不是许家**,也不是他父皇的旧臣,仅仅只是效忠他。

谢家可用。

所以,谢蓁和谢无双其实谁嫁给老七对他来说都没有区别。

他要的,只是谢家的效忠。

谢无双嫁给太子成为侧妃,他也是乐见其成的。

太子是许家立的太子,太子为了娶谢无双和皇后都闹了好大一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