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瞬间。

她的脸庞贴上那人宽阔冰冷的胸膛,传到鼻尖的是他身上的浓烈气息,恍如秋日里的一场霜,清而冷。

两人的衣摆交错在一起,在这天旋地转之间,谢蓁的手下意识的就抓住了他的手臂,紧紧的握紧。

他的眸光陡然深邃,只是一瞬,他便足尖轻点,带着她飞跃而出。

谢蓁的身体一轻,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。

他已经揽着她从马车里飞了出去。

谢蓁又是激动,又是震惊。

天啊。

轻功啊。

古代真的有轻功啊,她还以为是假的。

极度的震惊里,她看到了他近在咫尺的鬼面具。

本是那么可怕惊悚的面具,她的心却十分的安定。

“不要乱跑。”他冷道。

南宫胤才抱着她站稳在地上,就有一匹马飞奔而来,人群里传来了尖锐的叫声。

谢蓁看过去,才发现整个街道都混乱不堪,其中还倒下了许多的人。

整个现场一片狼藉,一地都是受伤的人,以及鲜血。

“快跑啊!”

“快躲开啊,踩死人了!”

有人在乱跑,有人在哭喊。

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谢蓁也怕得紧。

然而。

就是这一瞬间。

南宫胤反手顺势摘下谢蓁头上的发簪,食指一动,那发簪便灌注了强劲的内力,犹如一支锋快的利箭飞速的射向混乱不堪的人群。

发簪刺入马的脖颈,鲜血四溢。

疯狂的马儿因为痛苦而仰天嘶鸣,然后,还不死心的往前跑了几步。

最后,马径直倒在了地上,脖子那里血淋淋的一片,触目惊心。

要这马儿性命的就是那一支发簪!

街道的混乱终于结束,有人被吓得倒在了地上,反应过来之后,开始嚎啕大哭。

谢蓁看到那些受伤的人,她的脑海里的芯片又开始“叮叮叮”的叫!

她几乎想也不想的就拔腿跑过去救人。

可脚步才迈出去,她想到了一些问题。

这里这么多人,脑海里的芯片里出现了很多的药。

要是全部出库,她一个人根本就搞不定。

她就算是要救人,利用脑海里的芯片也得是在没有人的时候。

就是她内心有了一丝犹豫,芯片又开始警告她。

顿时间。

她的头又开始剧痛,眼前晕眩不已。

“谢蓁?”昏昏沉沉的时候,耳边再度响起南宫胤的声音。

她:“我没事……我就是突然头有点疼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南宫胤很想问问她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担心你了?

谢蓁缓了一会,她也不管自己的发髻已经散了,披头散发就往受伤的人群里冲去。

她最先救治的是一个小孩子,就算暂时没有药,但是简单的一些包扎知识她还是懂的,否则就白做了这么多年的外科医生了。

芯片存在于她脑海里的目的,就是让她救人。

她接收了芯片的命令,头也不就不那么疼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