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胤心里想得多。

谢蓁却没想,不就是住一起,反正南宫胤也不会有要碰她的意思。

她一点都不怕。

要是以前,她还怕,现在是真的不怕了。

他虽然不算什么好人,但也不是坏人。

至少,他……

她想到他曾经几次的出手相助,她还是感激他的。

如果可以,她会治好他的病,当然前提是脑子里的芯片给力。

不过这事可以不着急,等她制了药,治好了南宫薄,他就相信她的医术了。

她也就能在古代施展拳脚了。

一道圣旨,把他们两个人拴在一起。

要说唯一不方便的,那就是她出库药的时候,可能会不方便。

太后的寿宴过了,谢蓁就开始着手济世堂的药方了。

她给济世堂的那张药方,就是缓解风疾头疼,四肢乱颤的。

她今天要找个机会出府,去济世堂看看药方到底怎么样了。

药早一点制作成功,就可以早一点用来救人,这关系到她的收益,以及她日后的打算。

怎料,南宫胤也说他出要出府一趟,他和她一起去。

谢蓁没办法只能答应了。

他一起去,这就有点不好操作了。

她要去的可是济世堂,她要见济世堂的幕后老板,总不能让他知道她在做什么吧?

在马车上,谢蓁眉头紧锁。

最后,她摊牌了,“王爷,您没必要这么监视我。”

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本王要监视你了?”他反问。

谢蓁抓耳朵,“难道不是吗?你分明就是怀疑我。”

“本王难得好心情陪你一起出府,你还不乐意?”他知道她在躲什么,但是没有说破。

谢蓁翻个白眼,“王爷,你这话你自己信不信?”

南宫胤不说话。

“王爷,你不用这么防备我,你要相信我们无冤无仇的,我绝对不会做任何不利你的事情。”

谢蓁盯着他的眼睛,“你给我多大的信任,我就可以给你多大的回报。”

“只要你相信我,说不定我能治好你。”

她眉飞色舞。

南宫胤却对这个并不抱什么希望,“就凭你?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看不起女人啊!”

谢蓁生气了。

南宫胤莫名觉得她这生气的模样挺活泼的,很顺眼。

他摇头,“不是本王看不起你,而是东方一族,乃是百年医族,他们东方一族的医术传承了百年了,东方镜对本王的毒都只能遏制。”

“你才多少岁?”

“东方一族传承了百年了?”谢蓁心中顿时起了敬佩之心。

东方镜看着油腔滑调的,没想到医术家族的后人。

“你不知道?”南宫胤看着她,大拇指慢慢地摩挲着扶手。

东方一族以医术名震天下,前去求医之人数不胜数。

就这个天下,大周,北漠,东海国,以及大月,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谢蓁来了兴趣,也丝毫不知道这人的想法。

她说:“我不知道,你给我讲讲。”

南宫胤是这个朝代的人,他所知道的定然比她多。

她以后要行医天下,那必定得多了解这个时代。

南宫胤也不吝啬,便道:“当今天下,除却四国,便是四大家族。”

“四大家族分别以家族绝技名扬天下,传承百年。”

谢蓁一动不动的盯着他,听他说这些事情,都听得入迷了。

东方世家,慕容世家,百里世家,司徒世家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