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出去了好一段路之后,南宫胤抱着她站稳在地上。

她已经神志不清了,不知道已经回到了王府了,只知道在昏昏沉沉之中。

南宫胤的步伐很急促,但尽管是这样,他的臂膀也充满了安全感。

她不会害怕被摔下去。

“找东方镜过来!”

南宫胤一向平缓的声音里,此时带着几分急切。

清风看他抱着一身都是血的谢蓁,连忙狂奔而去。

谢蓁受伤的右手那里,血流不止,原本是鲜红色的血,现在都变成了黑色。

而且,那支箭现在还插在她的手臂里,一般的大夫几乎不敢接手。

都是行医的人,这一箭要是伤在筋骨上面,那会让她再也不能行医。

谢蓁有很多声音,是那么的纷扰,喧嚣。

在这吵杂的声音里。

她听到有人在耳边震惊地道:“箭上有毒!”

有毒?

谁这么和她过不去!居然给她用毒了!

她就听到了这一句话,还想竖起耳朵再多听一些,她的身体已经支撑到了极限,眼前一黑,人就倒了下去,再也不知道什么了。

“谢蓁?”

南宫胤一把搂住人事不知的她。

她没有反应,一张小脸比白纸都还要惨白几分。

很快,东方镜急匆匆的赶来了。

他一进门就道:“快把她放在床上,我来给她拔箭。”

东方镜一边说一边跑过去检查她的伤口,他的眉也不断的皱紧。

现在她的箭伤反而不是最要紧的,最严重的是毒。

东方镜一看她的胳膊伤口周围都在发黑了,他当即就点了谢蓁的几处穴道。

“这可是剧毒!”

东方镜的声音都变调了。

南宫胤站在床边,“本王要她活着,你听到了么?”

“这毒,我只能试试。”

东方镜很挫败,他是东方医药家族的传人,但是这箭上的毒药,他居然还分辨不出来。

可是很快,他就震惊了。

那发黑的伤口居然在慢慢地溃烂,而且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。

昏迷之中的谢蓁因为这皮肉被腐蚀的痛而发出了凄惨的叫声,她痛的是手,但全身都在打冷战,是克制不住的那种。

东方镜脸色煞白,“快带她去冷泉,丢进去!”

冷泉里水是用很多奇珍药材熬出来的,那里的水可以暂时性的压制谢蓁体内的剧毒。

这毒太烈了,这才这么一会功夫,伤口就开始溃烂流脓了,流出来的都是恶臭难闻的黑血。

南宫胤脸色阴沉,二话不说抱起了她,直接就施展了轻功。

他来到冷泉,毫不犹豫的把谢蓁丢到了刺骨的冷泉里。

谢蓁已经昏迷,被丢进去的时候,她居然还被刺骨的泉水惊醒过来。

冷泉里有许多的药材,药材克制了她伤口的毒。

毒没有那么快蔓延下来,但她的身体很弱,受不住这么刺骨的寒水。

这是南宫胤用来压制蛊虫的。

没想到,今天居然用到了她的身上。

谢蓁浸泡在冷泉里,无数次想要从水里爬起来。

南宫胤就把人按了进去。

“要想活,就给本王待着。”

南宫胤让人严密看守她,不许她从里面上来。

谢蓁被冻得牙齿打颤,感觉身体都要被冻成冰块了,连呼吸都不会了。

她哆嗦着。

“我冷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