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气冷寂下来,偌大的书房里还弥漫着浓浓的硝烟气息。

南宫胤低头不语,许太师以为他是畏惧了。

他又扬声道:“七王爷,老夫看在我们是血亲的份上,做事从来不如你做得这么绝情,老夫给的选择,七王爷你想通了吗?世上之事,难以两全呢。”

南宫胤突然抬起头,笑道:“太师这是在威胁本王了?王妃的情况,用不着太师你说,本王知道她不好。”

“可是她为什么不好,太师你心里不是很清楚么?”

南宫胤的声音里带着愠怒。

他和这个老狐狸,谁都不想先投降,绝对不能认输。

但是南宫胤想到命悬一线的谢蓁,他冰冷的目光稍微有些动容。

他有那么一丝不希望谢蓁死。

不止是因为谢蓁有用,而是因为……

不合时宜的,他脑海里划过了谢蓁的声音。

“我本来就是担心你啊。”

是的。

谢蓁那个女人担心他,是那么的直白。

许太师冷嘲道:“老夫知道又怎么样?就算你知道这一切是老夫做的,你能如何?你想如何?在老夫的眼里,一个七王妃的命还不配和吾儿的命相提并论。”

“老夫大可以直接告诉你,你若是敢交出你手里的证据,让吾儿受到任何的伤害——”

许太师的声音突然一沉,话里尽是威胁的意味。

“老夫不止会要你的王妃尸骨无存,老夫还会让你七王府满门全灭!”

许太师说到这里,苍老的手突然抬起来,狠狠地拂倒书桌上的茶杯。

顷刻之间,茶杯碎在地上,四分五裂的。

这便是代表着许太师的决心,他现在都不愿和南宫胤废话了。

就是他派人去杀谢蓁,南宫胤即便是有证据又能怎么样?

文帝都不敢动他,之所以把这案子交到南宫胤的手里,不就是让南宫胤来和他为敌?

既然文帝都瞻前顾后的,那他还怕一个南宫胤吗?

笑话。

他纵横朝堂几十年,会在乎一个南宫胤的威胁?

谢蓁的毒,就是给他的一巴掌,给他的教训。

书房内彻底安静了下来,南宫胤坐姿狂浪,眼底浮沉着碎冰一样的冷意。

他倏然起身,把手背在身后,悠闲肆意地。

“太师,本王看你是人老了,怎么反而还异想天开了?你以为本王来这里,就是要同你交换,换谢蓁的解药吗?”

南宫胤努力忽视心里那一丝柔软,他的声音冷得刺骨,“本王今日也告诉你,不管你要对谢蓁做什么,本王都不可能用许世光的命换她的命。”

“一个女人而已,在本王眼里算得了什么?本王不会保她,但她若真的死了。”

“那么本王也保证,许世光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许世光跋扈嚣张,仗着许家的势力胡作非为,恶贯满盈,他害死了那么多人,他也该死。”

“这便是本王的来意。”

“太师,你失策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