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胤如果不是太聪明,多智近妖。

那么,他一定是最好的太子,看到他,许太师就像是看到了当初文武双全,才智过人的文帝。

南宫胤冷眼道:“所以呢?”

“太师你觉得,你给的选择成立么?哪怕是本王动了贪恋,放过了许世光,太师你也会撕毁我们的合约,绝不可能扶持本王做太子。”

“这一点,本王比太师你更清楚。”

许太师眼神狠狠地沉了下去,“好。”

“你既然执意如此,那你便回去吧,给你的王妃收尸。”

许太师的话音才落。

清风的声音骤然响起在空气里,“王爷,不好了!”

“您快回去看看王妃,她……”

清风是一路施展轻功而来的,就怕谢蓁见不到南宫胤的最后一面。

南宫胤手握紧成拳。

许太师听得清风的呼唤声,大笑不止。

“你的王妃,情况似乎比你想象之中的更严重。”

“不过也没关系,胤儿你是多么心狠的人?”

“怎么会在乎区区一个女人呢?”

许太师倒是不急了,现在该着急的人是南宫胤。

“走!”

南宫胤挥袖而去。

主仆两人离开,许太师立刻换来了死士。

那死士从书房里的暗道里走出来,对着许太师跪了下去。

“连一个女人都杀不了,你们怎么就这么没用?”

许太师威风凛凛。

死士毕恭毕敬的拿出一片青铜叶,恭敬的捧给许太师。

“回禀太师,我们其实已经要取王妃的性命了,最后时刻,王爷出现了。”

“王爷的功力比以往更甚,太师您不得不防备。”

许太师拿起那一片青铜叶,眸光一闪。

“这叶子有什么来历?”

“江湖上一个杀手组织,叫做青铜门。”死士道。

太师眯起眼睛,把玩着手里的青铜叶子。

“青铜门?”

“是,那个组织十分的神秘,但是组织里的杀手绝对是百里挑一,青铜门的门主更是曾从数百绝顶高手里,全身而退的。”

太师道:“这青铜叶和南宫胤同时出现?”

“正是。”

“那便速速去调查,这孽种和青铜门有什么关系。”太师冷道。

死士终于松了一口气,“属下遵命。”

他也逃过一劫了。

“先暂时停手。”太师皱眉。

“停手?难道要……”

太师压抑着声音,苍老的手一摆,“老夫自然是想取那孽种的性命的。”

“皇后心慈手软,一直不允许老夫动手。现在老夫还得纵着皇后,不能和皇后撕破脸皮。”

“所以,那孽种的命先不动。”

“反正有一个王妃握在老夫的手里,老夫何惧之有?”

他本是想直接冲着南宫胤去的,直接要了南宫胤的命。

但是皇后不许。

他自然暂时不能继续动手了,所以才用谢蓁给了南宫胤一个教训。

“皇后娘娘妇人之仁,岂非会坏了太师您的大事?”

许太师神色肃然冷冽,“她敢!这后位是老夫给她的,她若是不为了许家着想,破坏了许家的计划,老夫对她也不会容忍的。”

他也不想逼皇后太急,如果被皇后看出什么,那么他的计划才是功亏一篑。

他好不容易才让皇后弃了那个孽种,绝对不能让皇后再对那个孽种重燃信心。

别说南宫胤是他的外孙,他不会留情。

就连皇后是他的亲生女儿,她若是不听话,他照旧会要了她的命。

他为许家筹谋这么多年,那个位置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