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时之间,谢蓁陷入了困境里,这男人这么变-tai,她难不成真的要去舔他的手指?

可要是不舔……

那不是会小命休矣!

和尊严比起来,还是命比较重要!

谢蓁几乎都没有思考的,傻笑疯扑过去,嘴里还喊着。

“吃糖!”

“我要吃糖糖。”

南宫胤站着不动,唇边的笑意加深,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。

因为谢蓁已经张开嘴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!

“好吃好吃!”谢蓁咬破了他的手指,一丝血迹染红了她的唇。

“就是好硬啊,咬不动。”

她还抱怨了一句。

一边的清风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完蛋了,这小傻子……居然用咬的?

南宫胤低眸看着小傻子。

“傻子。”

“你是不是对吃糖有什么误解?”

他咬着牙,气势不怒自威。

谢蓁心脏砰砰直跳,装得一脸无辜。

下一瞬,南宫胤抬起手,刚要做什么。

清风硬着头皮阻止:“王爷,万万不可——”

“谢家今天才把王妃送过来,要是王妃有什么,谢家指不定会拿这事闹到宫里去。”

到时候他家王爷就是有理,也变成了没理。

清风说完,南宫胤的眼神已经冷得如同浸了寒霜。

“不过一个傻子而已,你以为本王连一个傻子都想杀?”南宫胤冷笑。

清风回:“王爷说得对,不过一个傻子,不能脏了王爷的手。”

当事人谢蓁:你们这样说我真的好吗?

我是傻子,我招谁惹谁了?

“把这个傻子给本王丢到荒院去!”

南宫胤抛下这句话,冷冷的斜睨了一眼直挺挺站着的谢蓁,旋即大步跨上台阶走入了王府里。

谢蓁继续挂上招牌式的傻笑。

她觉得舔南宫胤的手指实在是太变-tai了,所以就咬了他一口。

谁叫他变-tai?而且,她也是故意激怒他的,要不然他要洞房怎么办?

她可不想才穿越就嗝屁了。

虽说她觉得这南宫胤也可怜,但是,她可怜他,谁来可怜他啊。

谢蓁就算不知道荒院是什么地方,但是,听名字也猜得出来,一定是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清风让人把她送到了荒院。

下人一走,谢蓁就捶胸顿足的,她看向破败的庭院,以及那窗户上厚厚的蜘蛛网。

她好想哭!

幸好她机灵,已经把王府到这里的路线记得七七八八的了。

与其留在王府忍受鬼王的折磨,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!

谢蓁等到了天黑,就趁着浓厚的夜色钻出了荒院,所幸因为她是傻子,南宫胤根本就没派人看守着她。

走之前,她还得去王府里偷点金银财宝出去,否则她身无分文走出去,那不是更惨?

“老天爷你是在玩我吗?”

“王府没事修得这么大做什么!”

谢蓁揣着一些珠宝,站在一处冷泉前。

她傻了,她太高估了自己的记忆力,王府太大了。

她为了顺点东西走,结果居然就迷路了!

“老天保佑,千万不要让人发现我。”

谢蓁捂住自己的小心脏,汗水直流。

她正准备退出小院,外面忽然一阵骚动。

“王爷病发了,快去冷泉给王爷准备东西!”

谢蓁心跳一瞬间就停止,啥?

冷泉?

她脑子顿时一片空白,满脑子都是完了,南宫胤马上就要来这里了!

下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马上就要推开小院子的门。

她现在是铁定不能出去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