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夫人的声音有些大,一时之间,周围有不少人都看了过来。

他们都在看笑话。

谢蓁有些错愣,很快反驳回去:“好,谢夫人,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。”

“在场这么多人,有谁听到我谢蓁说要赶她回去么?”

“没有!”谢满愿小脸一抬。

“大伯母,谢蓁根本就没有说这话。”

谢夫人忍不住道:“满愿,这事和你没关系,你一边去。”

“这事怎么和我没关系了?我也是谢家的一份子。”谢满愿紧紧的靠着谢蓁。

谢夫人脸上也有些挂不住,再次对谢蓁道:“跟我出来。”

“只怕不好,马上宴会就要开始了,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。”

谢蓁不傻,跟她一起出去,指不定这谢夫人又要干什么。

要是谢夫人又为了谢无双那个白莲花打她,她是还手呢,还是不还手呢?

“你敢不听话我的话?”

谢夫人恼怒。

谢蓁连话都不想说了,说得她谢蓁好像听过她的话一样。

“寒王世子到。”

她们对峙的时候,外面的太监又高声大喊。

随后,南宫薄步履缓慢的跨上台阶走了进来。

众人看到他,比看到谢蓁还要震惊。

南宫薄是众人眼中的病秧子,活不了多久时间。

他和南宫胤一样,入宫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南宫胤以前好歹是常入宫的,他却没有。

南宫薄一向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,更不喜欢凑热闹,这会居然来清凉台了。

众人不得不为此惊讶了一把,今天是吹的什么风?

南宫薄先是对太子见礼,然后便看向了盯着他发呆的谢蓁。

“不是说开宴了么?”南宫薄的声音温和,“怎么都围在这里?”

“本宫立刻让人开宴。”太子那叫一个眉飞色舞。

真的是天助我也,他还怕南宫薄不来宫里呢。

不然怎么让谢蓁治病呢?

谢蓁倘若治好了寒王府的人,有这么一份大恩在,那个丑八怪也会引起父皇的猜忌。

毕竟,他的父皇最担心的,就是任何人对皇位有觊觎之心。

哪怕是他,哪怕他是太子,还不是得乖乖的等着。

因为南宫薄的到来,谢夫人无法继续逼问,只能悻悻的退下去。

很快,席位布置好。

因着并没有太多的外人在,男女并没有分开来坐。

谢蓁要和谢满愿坐一起。

“王妃娘娘,夫人请您去那边入座。”瑶光的丫鬟走过来。

谢蓁看了一眼瑶光夫人那边,“不去了,我和我妹妹一起坐。”

“王妃,您是七王府的人,坐在这里于礼不合。”

谢蓁翻了个白眼,有什么合不合的?瑶光无非是为了表现她当家主母的风范,看,她连王妃都可以使唤。

她让王妃坐哪里,王妃便坐哪里。

这是多大的尊荣。

谢蓁才不吃她这一套。

“你也知道我是王妃?本王妃愿意坐哪里便坐哪里。”

抛下这句话,谢蓁就拉着谢满愿坐在了位置上。

那丫鬟无法,只能走回去复命。

瑶光夫人也不生气,淡淡的微笑着,依旧维持着她的涵养。

众人落座,太子已经吩咐人上菜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