谢蓁心脏狂跳,她摸了一把脸。

她的心这会怎么跳这么快?

就在她要开口让他离自己远一点的时候。

“写一个字。”他的声音,又响起在耳畔。

她心乱如麻,倏然回头。

“啊什么?”

两人的距离太近。

他微微低着头,她这么一回头过去。

就这样,她的薄唇擦过了他脸颊上的面具。

那是冰冷坚硬的触感。

这一瞬间,南宫胤的身体也僵硬成石头一般。

他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,只是太过了僵硬和机械。

她睁大眼睛看着他,明明最先看到的是那张丑陋的黑色面具,像恶鬼一样狰狞,让人看了心里发寒。

但是。

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他的眼睛吸走。

他的眼睛很漂亮,哪怕是这么可怕的面具也掩饰不住。

漆黑深邃的凤眼,眼尾微微上挑着,眼睛宛如尘封多年的寒潭。

但此时,或许是从窗外照耀进来的阳光太刺眼。

她竟然看到了他的眼里泛起了细微的波澜。

只是一瞬间,那波澜就消失不见。

他的瞳孔还是那么的冷漠。

她竟然有些恍惚,分不清楚刚才他眼底的情绪变动,是真的,还是因为阳光的存在,她看错了。

谢蓁忍住情绪,本想说不好意思。

最后,她万般无奈:“我说王爷,我们能离远一点吗?”

“写字。”他置若罔闻。

谢蓁想甩开他的手,他这么靠着她,距离太近了,她心里压力很大啊。

就和老师看着学生答题一样,她心里压力满满的。

“你让我写什么字?”她埋怨。

“随便。”

“那你睁大眼睛看好了。”

她真的是服气了,这人吃多了没事干吗?

他居然要来教她写字,他是在折磨他还是在折磨她?

谢蓁破罐子破摔似的,拿过毛笔就在宣纸上刷刷写字。

他看过去,神色瞬间凝住。

宣纸上写着“南宫”两个字。

不过太丑了,比写的药方还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谢蓁故意写这么丑,就是要气死他。

最好他一气之下赶走她,那她就乐得清净自在了。

所以,她还故意回头。

她像是看笑话似的,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她白皙的鹅蛋脸上,满是笑意。

“那个胤字怎么写来着?”

她分明是在刺激他。

他望着她清澈明亮的瞳孔,心口一动。

她为什么要写他的名字?

为什么?

“你不会?”

“我真不会。”她耸肩。

“那你为什么要写本王的名字?”他问。

谢蓁一时间词穷,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“我不能写你的名字?”

她能说是为了刺激他吗?所以故意把他的名字写得这么丑。

他不说话,气息却是十分的冷冽。

南宫胤的神色微动,不动声色的按耐住情绪。

“重新拿笔。”

“哦。”

她很听话。

南宫胤俯下shen,宽厚的手掌轻轻的贴在了她的手背上。

他的手指十分的有力,而且手是冰冷的。

但她的手却是一团火热。

两人的手相贴在一起,像是冰与火的碰撞。

空气寂静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